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理论研讨 >
森林刑事犯罪案件以及森林公安在侦查等阶段应注意的问题
发表日期:2013-10-13 20:19:58  浏览:  字体:   来源:泸水县人民检察院
  森林刑事犯罪案件在审查批捕、起诉阶段的法律审查内容以及森林公安在侦查及预审阶段应注意的问题
 

 
   内容摘要:环境资源是关系国计民生的重要内容。这些年来,笔者所在地的森林刑事犯罪案件发案率日趋突出,该类案件在诉讼过程中也遇到了一些问题。本文就森林刑事犯罪案件在检察机关审查批捕、审查起诉阶段的法律审查内容以及森林公安在侦查及预审阶段应注意的问题 ,提出了笔者自己的看法和建议。
 
  关键词:森林刑事案件  审查内容  注意的问题
 
  近几年来,严厉打击涉嫌森林刑事犯罪活动已成为切实保护国家动、植物自然资源,保护生态平衡、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一个重要任务和手段。特别是在我们地处边疆、民族、贫困、落后的地区,由于自然资源丰富、群众法律意识淡薄甚至贫乏的缘故,再加之经营木材贸易收入曾经一度成为财政收入的重要支柱产业之一、群众的副业创收利润主要来源的缘故,在我州境内,涉及森林和陆生野生动物等破坏环境资源保护的刑事犯罪案件屡打不绝,且有逐渐上升的趋势,不构成刑事犯罪的治安案件也时有发生,屡禁不止,使我州的环境资源遭受了一定程度的破坏和损失。预防和打击此类违法、犯罪活动,切实保护我州的环境资源已成了司法机关和相关行政执法部门的一项重要工作,而如何加大对此类违法、犯罪份子的打击力度和打击效果,已成了当前森林公安机关的重心工作任务。下面,笔者就森林刑事犯罪案件在检察机关审查批捕、审查起诉阶段的法律审查内容以及森林公安在侦查及预审阶段应注意的问题 ,结合这几年来自己在办理森林刑事犯罪案件工作中所发现的问题和积累的办案经验,为更好的打击此类案件提出自己看法与见解,与司法同仁进行探讨与商榷。
  一、森林公安机关对森林和陆生野生动物刑事案件的管辖范围和立案标准
笔者之所以首先要谈这个问题,是因为它是侦查人员对案件的定性判断、找准侦(调)查着力点和力量配置的关键性问题。具体依据有三:
  1、准确掌握案件的管辖范围,能够使我们在接受报案后在最短时间内对案件是否属于自己受理权限范围做出准确的判断,从而避免自我增加不必要的工作量和浪费警力、浪费办案经费。
对于侦查机关来说,大多数案件的形成都是由于接受报案或举报而产生的。这就要求侦查机关接受报案或举报的具体受案人员,必须对自己部门的案件管辖范围有一个准确的认识,对案件是否属于本部门管辖有一个极为快速的第一反应,及时向部门领导反馈并提出自己的处理参考意见,为领导及时做出正确决策提供强有力的法律依据,对不属于本部门管辖的案件及时移交有关部门或转交相关部门受案、处理,既使案件在自己环节不受到拖延、得到及时处理,又可以使本不属于自己管辖的案件由于己方失误而浪费警力、财力并最终延误最佳的侦查时机,影起部门之间不必要的相互埋怨和工作矛盾。
相对某些突发性、特殊性、恶性案件来说,受案人员在接受举报或报案时,如果在对案件的管辖范围能够做出准确判断的前提下,对不属于自己管辖权限范围的案件,为不延误案件的最佳侦查时机,也可以在未经请示、汇报的情况下果断的移交、转交有管辖权的部门或机关受理,但事后必须要向主管领导及时作汇报。这样做不是越权办事,而是灵活机动、特事特办,完全符合我们的办案工作要求。 当然,这就更加突出为什么要求我们侦查人员准确掌握案件的管辖范围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了。
  2、准确把握案件的立案标准,能够使我们在接受报案后在最短时间内对案件是属于刑事案件或是一般治安案件做出准确的判断,及时将案件分交刑警或治安警立处理,从而避免自“眉毛胡子一起抓”,出现“刑警或治安警闲置、治安警或刑警瞎忙”、“该管的不管、不该管的乱管”情况。
笔者所说的这种情况,实际上就是因为对刑事案件立案标准掌握不够准确而所引起的“警种分制不清、警务责任不明”的人为办案弊端。据笔者所了解,现在森林公安机关内部,由于职责划分不清的缘故,刑警的工作压力相对较大,往往出了要担负起刑事案件的侦破任务以外,还要担负起一些治安处罚案件的调查工作;而治安警和派出所民警的工作负担也不是那么轻松,也往往要参与到一些刑事案件的侦破工作当中。这些超出本职工作职责外的任务的承担,虽然对全局工作会有一定的促进作用,但同时也一定程度的影响主职工作的进程与质量,致使所办案件的质量不够高,移送审查逮捕、起诉的案件事实不够清楚,证据不够确实、充分,案件质量明显下降,诉讼成本与周期相对增加和延长。造成这种情况的发生,究其原因,除了警力不足、机制不健全的缘故外,也还有领导从大局角度考虑出发而做出的警力调配决定,但同时也暴露了森林公安机关对立案标准掌握的程度不是那么熟练、对治安案件和刑事案件亦即对罪与非罪的界限把握的不是完全准确的执法缺陷,不得不引起注意和重视。
  3、当前,我州森林公安机关普遍存在的共性特点有以下几点
  一是辖区地域面积过大,执法警力明显不足。由于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更为严格、处罚更为严厉的缘故,这一点在边三县更是尤为突出;二是虽然建制看视齐全,治安、刑侦、派出所等诸职能部门设置齐备,但由于警力配备明显不足的缘故,几个警种相互交叉协助办安、几个职能部门共同完成一个职能部门工作的情况比较突出;三是我州森林公安局成立时间不长,森林公安民警大多都不是从法律专业院校毕业,对法律程序了解、掌握不是太深,对侦查的目的、方向、内容和证人的选择、取证的方式、第一手证据材料的获取、固定都存在着经验不足,有瑕疵、有欠缺面的证据时而出现,重复取证但又由于时间差的缘故常常使问题难以得到圆满、妥善的解决。既增加了诉讼成本,又增加了诉讼周期和诉讼难度。
  二、关于森林刑事犯罪案件在检察机关审查批捕、审查起诉阶段法律审查的主要内容
森林刑事犯罪案件与其他普通刑事犯罪案件一样,在检察机关审查批捕、审查起诉阶段法律审查的内容要求基本上是一致的,只是在某些特殊环节上对森林刑事案件有一些特别的要求。同样,检察机关在对森林刑事案件进行审查批捕、审查起诉时,法律审查的内容要求基本上是一致的,但各个阶段也存在着一定程度的法律审查内容要求差别。下面,笔者就这些共同点和差别并需要注意的问题分二个大的方面向大家作严格系统的介绍。
  第一、森林刑事犯罪案件与其他普通刑事犯罪案件在检察机关审查批捕、审查起诉阶段法律审查的内容要求上的差别。这种差别主要在两个方面体现:1、现场勘查笔录。在其他普通刑事犯罪案件当中,我们在审查批捕、审查起诉的过程中,一般都要求有现场勘查笔录,但也有一些案件除外。比如说案件发生的时间较长,而当时事主又没有报案,当公安机关在侦查其他案件时根据线索深挖余罪、漏罪时发现或由于犯罪嫌疑人自己供述后查证清楚的案件,像这一类案件,一般可不要求有现场勘查笔录的证据附卷在案,因为现场勘查笔录是就案发后及时对案发的原始现场所作的勘查记录,是一种极为重要的书证,如果在事隔一段时间后再去补勘现场,那原始现场一定已经遭到人为或非人为的破坏,已经失去了它的证明作用和意义。而森林刑事案件则不同,完全可以说没有现场的存在就没有案件的存在,即使案件发生的时间再长,现场也一定会存在,即使现场已经遭到了人为或非人为的破坏,但它的地理位置和周边的大致环境状态依然会存在。所以,在森林刑事犯罪案件当中不但要求必须有现场勘查笔录在卷,而且是定案的重要证据之一;2、科学技术鉴定。在很多普通刑事犯罪案件当中,并不要求有科学技术鉴定结论书在卷为证,事实上也没有必要、也无法做出科学技术鉴定结论。但在森林刑事犯罪案件当中,每一个案件都必须有科学技术鉴定结论,因为科学技术鉴定结论不但是案件的重要证据之一,更是对犯罪嫌疑人定罪并苛以刑罚的重要依据之一,因为森林刑事犯罪案件都是以“量、种、属”等为依据来定罪量刑的,所以,每一个案件都要求有科学技术鉴定结论。说到这我再顺便展开一点:我们在聘请有资格的技术人员对案件鉴定标的物进行科学鉴定时,一定要注意采证程序的合法化,即手续一定要齐备。一般来说,要有聘请或委托书、鉴定人员的资质证书复印件、鉴定结论,这里需要注意的是,聘请或委托书中对鉴定标的物的表述与鉴定结论中对鉴定标的物的表述必须要一致。还需要补充一点,就是鉴定人必须有二人以上,并且最好是在鉴定结论最后落款上落成一人鉴定、一人复核较为恰当,鉴定结论出来后必须要告知犯罪嫌疑人并讯问其是否申请重新作鉴定。
  第二、森林刑事犯罪案件在检察机关审查批捕、审查起诉阶段法律审查的内容要求。检察机关在对森林刑事案件进行审查批捕、审查起诉时,法律审查的内容要求基本上是一致的,但各个阶段也存在着一定程度的法律审查内容要求差别。这个差别就在于:审查批捕阶段只要求“两个基本”,即事实基本清楚、证据基本确实和充分;而在审查起诉阶段,对证据的要求就相对要高,应该说是“两个完全”,即事实完全清楚、证据完全确实和充分。但无论是“基本”或是“完全”,有一点是完全一致的,即:必须要有案件来源(报案记录)、立案决定书、犯罪嫌疑人抓获经过、现场勘查笔录、现场平面图、刑事科学技术照片(含现场指认照片)、现场指认照片、证人笔录、讯问犯罪嫌疑人笔录、林业科学技术鉴定结论、作案工具(起诉阶段)。而“基本”与“完全”的区别又在于:“基本”要求的是证据(主要是指现场指认照片、证人笔录、讯问犯罪嫌疑人笔录)基本能够相互印证案件是犯罪嫌疑人所为,而“完全”则要求证据完全能够相互印证案件绝对是犯罪嫌疑人所为,不具有任何排他性。也就是说,在审查批捕阶段,所获取得到的证据虽然已能证明犯罪嫌疑人有涉嫌犯罪的事实存在,但允许有不排除有其他人单独作案或参与作案的可能性的存在,而在审查起诉阶段则要求获取得到的证据必须能够完全证明犯罪活动就是嫌疑人所为,决不允许有不排除有其他人单独作案或参与作案的可能性的存在。
检察机关在审查批捕、审查起诉阶段对森林刑事犯罪案件的法律审查内容的要求基本就是这些。当然,这也不是绝对、完全的,对一些特殊案件(主要是犯罪嫌疑人在逃和同案犯在逃的案件)又有特殊的要求,象这类案件又得采取特事特办的工作方法和要求措施。
  三、对森林刑事犯罪案件在侦查活动中应注意的几个问题的一些建议
  一是在提取证据时要注意应考虑到证据之间的关联性。在这一点上,侦查机关都存在着一个通病,即在提取证据时,往往只注意到某项证据与案件之间的关联性,却忽视了几项证据、全部证据之间的证据与证据之间的关联性,这样一来,证据之间就无法形成一个完整的证据链,使证据的证明力大为削弱,达不到取证时的预期目的,甚至还会起反作用,使本来就很清楚的案件事实由此变得扑塑迷离、事实不清。而要在提取证据时完全考虑到证据之间的关联性,就要求侦查人员在调取证据时必须完全掌握案情,心中要熟悉每一项证据的证明情况,在制作讯、询问笔录时要注意好证据与证据之间的衔接,使每一份证据与其他证据之间都能够得到相互联系与印证,形成一个完整的证据链,让人无可挑剔,把案件办成铁案。
  二是在制作笔录时要注意证据的客观性。很多侦查员在制作讯、询问笔录时往往都采取“直奔主题、以偏概全”的方法,这样制作出来的笔录,表面上看起来是简扼明要、证明力很强,但就是这样的笔录,往往使案件处于被动状态。因为世间万物的形成都有个因果关系,有因才有果,而因果形成之间又有一个过程,这三者之间是一个完整的辨证过程,缺一不可。所以,在制作笔录时要充分考虑到这些情况,不能为了节省时间、精力或是为了使笔录精炼而无形中使证据人为的出现瑕疵。还有一些侦查员,在制作笔录时可能是太过于敬业的严格,想“以全治偏”所制作出来的笔录就像“老妈妈的裹脚,又臭又长”,实用性不强不算,往往还会因为笔录过细、过长的缘故,耗费时间和精力,使问话和笔录偏离了主题,该问的没问,不该问的却又问了一大通,使笔录不能较好的起到证据效力,甚至有时还会被犯罪嫌疑人和辩护人所利用,成为在法庭上反供、逃避罪责的工具。要克服这种毛病的出现,笔者认为,侦查人员出去办案前要完全熟悉案情,拟订侦查计划和讯、询问提纲,在讯、询问时虽然可以根据情况的变化及时调整侦查思路和计划,但问话必须围绕事先拟订的提纲展开,提纲中所拟订的需要查清的问题必须要查清,不能打半点折扣,因为每一个案件,由于时间关系、人员流动关系和其他的人为因素,有一些证据可能会发生变化或无法重新获取。
  三、在侦查活动中要抓紧办案时间,提高办案时效。对于犯罪嫌疑人已捕的案件,办案的时间有限,这就要求办案人员一定要抓紧办案时间,在留好充足的预审时间的基础上,以给时间的方式尽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给检察机关时间,实际上是给自己留足时间,检察机关在审查中发现问题,就可以及时通知去补查或共同去补查,因为检察机关的审查时限有限,而审查任务又很重,往往等发现问题时期限将满,只能采取退侦形式来完善证据,而通过这样做,就大大降低了案件的退侦率,提高了成案率。
  四、关于卷宗装订方面需要注意的几个问题。卷宗装订也是检察机关审查起诉阶段的一个法律审查的内容之一。关于卷宗装订的要求,虽然公检法三家各有各的要求,但万变不离其宗,最主要的就是要把文书卷与证据卷严格区分清楚,材料不能混淆。

(范朝勇)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