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平安建设 >
听说黑色吸热,怒江南大门的这群人最有发言权
发表日期:2021-04-05 09:10:35  浏览:  字体:   来源:上江镇蛮云边境检查站

  三月的怒江最南端,保泸高速怒江大桥旁,那一抹抹藏青蓝日以继日地紧张忙碌着。抬手擦了擦脸庞的汗水,手持晒得发烫的相机,太阳正烈时,我试着以一个记录者的身份融入了他们的世界。

  “周班,建议你还是戴个帽子,这天气不是开玩笑的。”车停在执勤点一旁,驾驶员小李这样对我说。

  “哈哈,不用了,不就是炎热嘛,不影响,再说戴着帽子不方便拍照。”说着我准备妥当下了车。

  热浪从我伸出去的脚开始,迅速席卷了我全身,‘应该戴个帽子的’心里突然间萌生起一种想法,但死要面子的我还是关了车门向执勤民警赶去。

  踩着吱吱嘎嘎的碎石路,我快步走向执勤区域,映入眼帘的是执勤人员忙碌的身影和连续不断的待检车辆。随着我渐渐靠近检查车辆,一阵车辆发出的和空气中的弥漫混合而成的热浪反复充斥着我的身体,本该靠近车辆一点的我本能地向后撤了两步。

  “周班,来拍照啊,应该晚一点来的,现在还比较炎热。”检查完一阵车流的执勤民警邹菥看我手持相机热情地说。

  “天气越来越热了,想来拍几张照片。”

  “是啊,这才三月份的,感觉都进入了盛夏了,我才换勤十多天,都快晒成黑炭了。”说着他伸手把口罩往外拉开了一点,尽可能地把口罩里的热浪放出来,“周班,你相信我,在这里热永远不是一个汉字那么简单,我们穿的衣服和佩戴的装备都是黑色的,吸热效果极好,我相信过不了多久,我自己都会认不出自己。”

  “你的帽子怎么变颜色了,洗得多了?”顺着他黝黑刚毅的脸庞往上看,我发现了一顶本该藏青但紫红的警帽。

  “帽子啊,不是洗得多了,是因为风吹日晒褪色变色了。”说着他把帽子摘了递给我,“你摸摸,手感也慢慢变软了。”

  我将那顶变色的帽子拿到手心,帽檐四周已经早被汗水浸湿,手感确实比我那顶常年不见阳光的软了很多,翻转一看,帽檐四周还有白色的颗粒状物质。

  “周班,那是生物盐结成的颗粒状。”民警邹菥发现满脸的疑惑开解道,“天气热,就要喝很多水,水喝了就会产生这种东西,回去以后洗一下就没了。”

  我把警帽还给了他,他转身继续投入到工作中……

  收回紧随他的视线,我发现一辆拉运瓜果蔬菜的车辆缓缓驶入检查区域,辅警小李检查完驾驶室和驾驶员走到车辆后面,随着小李和驾驶员慢慢打开货箱门,一股热浪夹杂着各种蔬菜的味道朝着我们充斥而来,辅警小李迅速对拉运物品进行了检查。

  “随着气温的逐渐升高,我们拉运瓜果蔬菜的行程也要尽可能地减短。之前可以去很远的地方拉运,现在只能在附近采购然后快速运往市场,稍稍不注意蔬菜就容易变质。”司机大哥和我们热情地说,“想必你们对炎热有更加直观的感受吧!”

  “这段时间还不是最热的时候,气温只会越来越高,每年都是这样过的,慢慢就习惯了。”检查完货车的辅警小李见通道里没有待检车辆,缓了一口气和我说,“从小就在附近长大,气温再高也是家常便饭,唯一的不同就是从事这份工作,勤务期间需要时刻穿着厚重的防护装具。”

  “想必每天勤务结束,里面的衣服都湿透了吧?”

  “那是肯定的,这几天还好一点,过几天每次勤务结束都需要洗衣服,用不了几个小时就干了。最热的时候,很多人身上都会长出疹子,衣服捂着瘙痒难耐。”在辅警小李的记忆里现在的热还不值一提。

  采集完需要的照片,我也准备返程,裤兜里发烫的手机时刻在提醒我它坚持不了多久,匆匆返回车内,坐上被太阳烘烤已久的坐垫,我差点跳了出来,很难想象短短十几分钟车内的温度和外面已经没有两样,强忍着车内充斥的热浪,我迅速将裤兜里的手机掏出来,发烫的它像是用火烤了一般,车辆缓缓驶离执勤区域,看着后车窗那一抹抹忙碌的藏青蓝,我渐渐陷入沉思,听说黑色吸热,我想忙碌的他们更有发言权吧……

(周建洪)
  • 上一篇:
  • 下一篇: